黑子|诗与诗之间


编者语

三月,我向黑子老师约稿 
截稿的前一天,他传来三首新诗
并附十首2019前两个月完成的作品
如此“高产”的写作进度,令我惊讶
 
读黑子老师的诗歌,时间不算太长
对他的诗印象至深,是诗里的一些东西令人着迷
那不是一种流于文字表面的浮华
也不是故作玄奥的晦涩与卖弄
那是诗歌中不可或缺的纯粹,一种无法
刻意雕琢的诗之本真
在他的诗歌中,你可以领受惠特曼的激情
弗洛斯特的沉静,叶芝的抒怀
你甚至可以偶遇纪伯伦和艾米莉 狄更生
但,他的诗只属于他
不断的汲取与再造,已使他的诗自成一体
而深厚的文字功底,中英双语之间
驾轻就熟的语言切换
赋予他的诗,更宽泛的创作视野和诗境高度
他在诗歌中,天马行空
将自己幻化成一滴水、一抔泥
幻化成可塑的任何一种样子
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一个直指社会病症的思想者
甚至,是一个拯救世界的救世主
而这些从万千意象中蹦出的诗寓
已将读者的心深深打动

 

海洛因

尽管我的窗前仍有金色的太阳,
我的白天已是黑夜,当
静静的马驱入血液,
狂乱地奔跑,草原便开出花来。
你知道你再也帮不上我了,
你们这群懒散的人,
你们胡言乱语的政治家们,
你们白天修剪草地,晚上就着
电视机屏幕欢笑的房主,
你们这些办公室里戴着领带的贵族
和飘舞裙扇的姑娘们。
你们鲜艳的
舞蹈者,欢乐的母亲们,
你们在学校走廊上来去无用的家伙,
美丽的伤心人。
我的马正向着死亡驰骋,我弯曲
成婴儿,仰卧在
肮脏的厕所地板上,但我
同时在马背上第一次尝试成为自己
想成为的英雄,头上戴着
花冠,手持闪亮的矛。
我在被人终年遗忘的地域里
四处冲驰,你们在欢呼。
哦,我哪能分得清你们的声音,
存在和不存在的区别,
生与死。
当那匹绿色的马开始在黑夜中抬起
头来,当那匹马,
它的蹄子踩碎悬崖的巨石,
以气泡的速度,浮出
水面,并越过
密集的山涧,而我,是那
马背上彻底的勇士,漂亮如空中的
幻觉,勇猛如你的想象。
我在行进中,尽管不知去向,
但我的马 – 我的马,
它腾空而起,最后一次告诉你
所有你忽略了的事情,
那一场原先应是握着双手的
祈祷和静坐。而你
却坚持着把它变成安静的城市停车场,
暗黄的路灯飘满萤虫和雪花。

我在突击的行程中告诉你,现在
仍有时间改变一切,
现在,此时,这一刻。

2019-02-25

过路人


平时在河面上翱翔的
鸟都飞走了,
这么大的雾中,它们都
飞到哪儿去了呢?

这么大的雾中,我又能看到什么呢?

他们说今天会下一场大雨,
他们说这一周都会下雨,
这冬天的尽头,天气却
异常暖和。

它们躲在神秘的岸边,等待我
结束停留匆忙地经过。

2019-02-06

与父亲一起数星星


父亲,我与你一同坐在码头,
我们数着过往的船,
我们数着哧哧发响的路灯,在
熄灭之前燃烧。不久
我们将数着天上的星星,
那蓝夜中飞翔的梦想。
几颗在左,另一颗在背面的
山脊,闪亮,然后消失。

我想让你离开渐凉的夜晚,
但你望着湖,- 我们数着剩余的时光。

我们沿途数着门牌和零散的窗户,
我们数着路标和车门,螺旋
一般的楼梯。我们数
你的头发,数我
长大中有过的笑声。

最后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
等待出租车,这里
我们即将告别。
打开车门,坐下,我关上重重的门。
你告诉司机你想前往的地方。
我在黑暗的窗户里寻找你的脸,第一次
注意到你瞬间的茫然。

是的,也让我抽根烟,然后
再搭上另一辆出租车来
会见你。我们将在
乌云之上奔跑着相逢。
我们继续数完星星,并互相告知
那些早年放走的鱼苗,弄清
现在都游往何方。

我们在云的家乡,回忆河,
回忆海的浪花。

2019-01-31

我给你– 致诗人玛丽·奥列弗


我给你一座岛屿,池塘的青蛙
和蝴蝶。我给你一个
夏天的黄昏,金头龟栖息
的黎明。我给你一束闪耀的金银花,
让蹒跚的自我重新
拥有隐密的房间,桌上的笔
流淌记忆了山峰和青草的黑水河。

我给你所有的时间,那些记下的便可忘却。

我给你足够的平凡,堆积成
奇异,神秘,永恒的
昨天。给你
痛苦的知觉中瞬间的快感,
让你保留笑容。

我知道哪怕给你黑暗的盒子,
你也会收藏作为礼物,光明
的尘埃。给你一个声音,
你会感谢安宁。

我给你一个天空,你会借着阳光
走向树林,寻找停留在
沼泽地乱石上的
黑蟋蟀,还有那爬上地面的绿青苔。
你会淋着嘀嗒的雨,在雾中
寻找红尾巴的凤头鸟。

我在深藏的珠宝盒里给你一个静音,
在那里,我想倾听你的答复。

2019-01-18

背着十字架的朝圣者


你用整年的时间砍伐树林,
选择笔直的粗杆。
用森林的泪和多年编织的蜘蛛网,
绑结信念,然后背负沉重的
十字架,在十二月初雪的清晨,
走过众人的门前。

流着泪水,心底沸腾。
你接受祈祷,但拒绝世人的悲悯。
圣诞节里太阳站在乌云之上,
街道一片肃然。

这样的清晨,你为一个巨人而放弃城市,
他的诞生仍未解冻冰封的河。
你一步步从城墙边经过,腿上流下
鲜血,停止的空气里,你
自语着圣诞的光明。

不远的门边,一位乞丐正
哆嗦着站起身来,
他的睫毛同样带满冰凌。
他在胸口的棉衣里搜索了许久,
最后用颤抖的手指掏出一根啃过的骨头,
弯下腰,他递给过路的瘦犬。

他在自身的忙乱中忽略了背负十字架的过路人。

2019-01-16

上帝的清晨


在梦中,我又遇到了海。

那持续的微光,升腾的浪,
暴躁的天空下抢夺的鸥。

我们顿时拉紧船帆,但没有时间
互望对方。我们在升降的
机舱室的地板上跪倒,
大海用黑暗回答我们的诵读。
它用淹没祝福我们,
并让时间减缩。
我们终于交出珍藏的珠宝,
如同片片死亡的贝壳。

这里的记忆被裹进沉默的礁石,
离别留给沙滩。我在闹钟里
醒来,睁开眼,望出窗口 —

大地已开始下雪。高傲的松枝,
举着上帝扔下的纸张,
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唱诵祷词,
上面滴着泪水和红色的酒精。

2019-1-8

天鹅


冬夜在梦中沉睡,闹钟
骑着单车奔跑。
萤火虫在逃离火灾之后穿越隧道,
用充血的眼珠
盯视我。它盯视微光闪烁的
窗口,锁紧的门。

— 而我没有钥匙。

树叶之下,神站在沙堆上。
闭着眼,他拒绝看见
城市。
莲花的手,
托举冰雪和云朵。

此时我看见
天鹅,我看见
冻结的冰面上高昂的
头,她左右摇晃,
蹒跚着前行。

她的羽毛,飘撒。在一月的
冷风里,如同一朵朵
苦涩的牡丹,被夏天放弃 —

晨曦中,我醒在一颗上升的太阳下。
浴缸中仍然滴着昨夜的
水,略带铁锈的血色。

2019-1-7

久别之后


回到天空里,鸟开始
扑腾翅膀。河流在草地上爬行。

冬天的最后一片叶子,
在扫地人的眼中掉落。

你的影子留在窗口的镜子中,
不肯离去。而荒地里的

猫,在野雾中寻找借口,
枪杀逃亡的蝙蝠。

我在冬天感觉壁炉的热量,
由于水面上的鸥群而激动。

在绵延的黎明之上,一阵风
正轻轻地吹拂。

2019-01-10

《今日头条》


打开《今日头条》
消息让我晕眩。

“白宫为政府关门而感到压力”
正版上说。

“种族歧视者议员接受新的挑战”
字的边沿,褪了血色的嘴唇。

“罗森斯坦正要辞职”
红色字体正高声呐喊 —

我合上报纸,整卷扔进地面。
一张脸突如其来,向上望着我。

“骄傲少年用剑刺死了亲兄弟,
以为他刚杀了一只蜥蜴”。

我转头望向机场候机室透明的玻璃窗,
那里上升着醒来的太阳。

2019-01-09

夜思


冬天的树林顶端,光
正在慢慢消失。
山坡上,马群进入睡眠,
青草干枯。

不久,河流
便将安静下来,在太阳
的喘息中,
沉沦。

这是夏天余留的最后一道光了。

而我们不愿承认寂寞的心,
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打开窗门,
擦拭夜空。
我们恐惧黑夜的封锁,
企图为它安装三五颗星星,

有时,我们甚至嵌上一枚月亮,
让天空变得更加遥远,更加
迫不及待地逃亡。

在一个人的夜里,
眼泪终归流回到最初的
地方,感觉渺小。
我们希望以如此的表达,回到
时间的裤兜,咀嚼
鞍绳的甜蜜

和梦想。

2019-1-5


当天使掉落翅膀


当天使掉落翅膀,大门紧锁
太阳便会再次升起,
连同海潮的
上涨,沉默的船
离开港口。我们在
寒冷的清晨留给天空一次祝福,
一片云,一朵
靠着岸摇摆的牡丹花。

睡了一夜的蟋蟀,也会在此时醒来。

当天使掉落翅膀,纷扬的
羽毛如同大雪,土地
会再次举起满是伤痕和血液的手。
清草和蒲公英的对话,
让我们理解了
野鸭为何出行南飞,
也明白了晚霞的送行。

我们该有一片湖泊,疲劳时
可以歇脚的板凳。我们
该有灿烂的
歌谣,童年的梦想。
在流产死亡的河岸边,
我们拥有站起身来的愿望,
互相握住被露水打湿的手,
我们确定操场上的口哨,
正在集合我们不定的
脉搏和幻想。

当天使掉落翅膀,神抽身
离去 –
我们失去语言的咽喉,
沙哑着抚摸天空,
另一个山头收藏雪的
警告,并在地层的中央许诺
另一个晴天,
松枝下的蓝鸟
继续对雨后的南方
充满向往。

2019-02-26


迷失中


在这样的夜里,我们
失去选择 –
远方有片燃烧的森林,
或水的聚集,或流星的舞会。
我们没有准确的磁场
可以测定目标,或者飞翔的距离,
我们只有夜晚和即将
毁灭的清晨。

握着你伸出的干燥的手。你的笑容,
带满了记忆和迷惘的回答。

父亲,你是我永生难忘的儿子,
我也是你的。
坐在宽大的床上,你小得
像只芝麻。天花板上悬挂着
塑料袋和血液。

空荡荡的房间里,我使劲回头
寻找你的躲藏。

我们拥有足够的黑夜,我们拥有
不再醒来的凌晨。我们
等待宁静的山谷雪的融化,
之后一条白色的溪流,
沿着山边行走,
沿着黑色的路,传达
我们再也听不见的消息。

2019-02-05


三月


我其实讨厌三月的
到来,春天
让我坐立不安。
当第一阵风吹过秃鹫的
山峦,我的心也跟随时间
缓缓苏醒。

而在苏醒中,红头鸟
便会准备一次吟诵,
花的根须在深夜中延伸,
并触碰大地的肋骨,
制造声响。每一只新生的嫩芽,
在第一滴溶化的雪中,
张裂河流无法擦去的伤痕。

我因此也被催促着苏醒,
让蝴蝶带走我的睡眠。
从冬天的断层中,
抬起头来。
乌云下的雨里,黄色的水,
记忆着长久的寒冷和
些许午夜的哭声。

2019-03-02

【凤凰诗社美洲总社五洲诗轩编辑部】

线-3
顾问:非马,Sonia,王晓露,白频,紫君
名誉社长:思乡,季俊群
社长兼总编:匆匆那年
常务副社长:
副社长:vivian雯,O-K mom
秘书长:水木清华
副秘书长:王红,Michael笑渔,映日荷花
副总编:Vivian 雯
主编:赵汝铎
副主编:千语江月,水木清华,映日荷花
执行主编:莳光䔄阴,高付安
责任编辑:白频
义工部长:金非
宣传部长:虫二
宣传部副部长:李洪杰
朗诵部长:O-K mom
诗评部:白频 ,Vivian 雯,紫君
编委:vivian雯、虫二、金非、水木清华、千语江月、王红,李洪杰,Michael笑渔,O-K Mom
注:本刊图文均来自黑子,感谢黑子老师授权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