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詩粹】葉莎新詩選《我們都誤會了舊日》


刊 首 語

 
那些將光陰說成流水的人
都誤會了流水
像單葉的愛情
恨著一切雙飛的麻雀

……

我們都誤會了舊日
它並不曾老去也不曾離別
連同挽過的話
說過的手,對望的嘴唇
吃過的眼睛
—選自葉莎《我們都誤會了舊日》

葉 莎 新 詩 二 十 首

【作者簡介】葉莎,喜愛攝影和詩。現任乾坤詩刊總編輯。曾獲桐花文學獎,台灣詩學小詩獎,DCC杯全球華語大獎賽優秀獎,2018詩歌界圓桌獎 。詩集有《伐夢》、《人間》、《時空留痕》、《葉莎截句》、《幻所幻截句》、《陌鹿相逢》、《七月》。詩人|POETS

我 所 感 知 的 世 界

像一個湖面幽靜
其上遼闊
其下也遼闊
並無深淺

若有深淺
那是縮著脖子的夜鷺
淺薄的認知

我所感知的世界
沒有殺戮
只有凝望
一切自然存在
自然消失

細 細 如 淚

燈籠原和星星一國
只是忘了回家

那日上山
看見風和行道樹不停說話
燈籠寂靜如女子
穿褪色之衣
並不曾向誰提出歸程

直到最後
一個女子爆開胸膛
向天空明志
我才看見一顆心
細細如淚的樣子

流 亡 黯 道

星星碎了
書寫的願望在天空飄浮
不曾說出的未來
化成隕石急速飛行
此刻沉重也是一種輕盈
如果自己旁觀自己

雲層已經破裂
雨在黑夜和森林相擁而泣
以為面臨末日
將黯道埋在荒山之中
帶心流亡
口袋的夢想依舊剌剌有聲

我的隕石會選擇一塊空地坐下
青草退讓之後雨水聚集
將一切再次淹蓋
那些匍匐前進的河川
裡面有我預先種下的藻類

吸收光折射心
再次綠再次天空

最 深 的 花 蕊 最 安 靜

櫻花幫我拍照之後
毫不留情的謝了
我穿上它的紅色衣裳
像挽留一朵花魂
昨日凝視的油桐
依舊在心上潔淨
一起拾雪的女子
決定到溫暖的地方旅行
與鳥聲約定的晨光
某些心念像花瓣
一片一片開展
最深的花蕊最安靜
像我一直沒寫出來的字詞
不說有情也不說無情

琵 琶 湖

穿過秋天才能觸摸一座琴
紅葉允諾一路相隨
幾株銀杏綠著自己
而我們依然懷抱白色心情

暗暗釘樁某些日子
不要彈撥被拔離的種種
有人垂釣初醒的音符
那時遠山猶是未發聲的樂譜

不是月夜獨自潯陽
漁夫恍若沙鷗
虛按一湖落寞


曲終,有鳥
輕啼一聲不再回首

茉 莉 遺 言

藤本植物的早晨
擁有疼愛雙眼的那人
彎腰折斷了我的頸項
將香氣插進瓶裡

看見窗外
其餘的茉莉依然芬芳
我還不識腐敗
腐敗已熟記我的名字
並從根部將我抱住

面容枯槁之前
悄悄寫下簡單遺言
生也潔淨,死也潔淨
只是淡淡恨你

黃 昏 調 息

按熄心念靜靜躺下
身如大海一襲衣袖寬鬆
過去是一粒扣子
拋遠即是天闊雲闊,飛鳥闊

我的呼吸沉沉
沉入深海最深處和貝類一起
沉入幽黑和無垠的寧靜

若你聽到風動沙動
漣漪動,山中葉子也動
那必是一只小船歸心太急
不巧將你的黃昏打破

夢 中 龜 來

兒時走失的那隻烏龜
始終不曾回家
那日夢中龜來
我竟認出牠身上的錯甲

彷彿書寫的森林情境
缺少一片搧動薄霧的葉片
又恍如巫師遺失的卜辭
致使命運難明

牠帶來一座池子
和許多同伴
以粗糙的雙足奮力刮破光滑
又蹲在竹筏上開始嚥氣
呼氣,吸氣,呼氣
循環不止

黎明震動
牠又倉皇離開
要我莫再想起牠

我 們 都 誤 會 了 舊 日

山邊的雲不識中秋
月來不來
眼前的小河不停遊移

孤獨的口袋
藏著孤獨的人

留下心聲與世界對談

那些將光陰說成流水的人
都誤會了流水
像單葉的愛情
恨著一切雙飛的麻雀

我棲身的小鎮
不愛團圓
每逢中秋,日光總是濕潤
眼睫斜斜的
破碎了遠山,浮雲和舊日

我們都誤會了舊日
它並不曾老去也不曾離別
連同挽過的話
說過的手,對望的嘴唇
吃過的眼睛

預 謀

埋伏已久
終於在一陣冷風之後
襲擊一片葉子
搶奪一條河流侵佔一座簷角
最後覆蓋家園的那場雪
想來是一場預謀

我時常和葉子說話
問它凍傷的滋味
又踩踏白淨的河面
思忖不能流動的傷悲

站在簷下
時光和我不停雪融
晴朗未至已化成水,原來
時光也是一種預謀

燈 籠 六 識

遠方有婦人
拍打河流又將河扭乾
將一襲藍衫晾在竹竿上

次日衣衫上有魚
輕輕擺鰭隨風遊動
偶爾隱入裙襬之中

長長河堤栽滿月橘
你聞聞這香,七里
最宜自在吸氣胸腔佔滿

燈籠無舌不須言語
高高掛在花香最濃處
風動花香動

門關,搖一下
門開,搖一下

不再此亦不再彼

夜 半 時 分

祂在屋外一夜
恍若露水牽繫黑
記憶是一片雲
臨終前心中
默默下了一場雪

夜半時分
回到最愛的花園除草

鐮刀沙沙穿透玻璃
許是怕吵醒誰的夢境
不時停下來假扮月光

女人睡著了
卻讓耳朵清醒
背對窗外
感覺背脊被誰描摹
微細而蒼老的金邊

磨 痕

女人來到泉水邊
為了溶於夜色
穿上黑衣
看見許多星星
在坑裡聚集

扔進衣服群星散開
又悄悄爬到衣袖上
其中一顆有磨痕
仿彿天地之初即有傷
只是不曾說出來

在 春 天 搖 身

一棵樹在春天搖身
瞬間一變,即是寂寥
宮花紅的髮色

昨日飛來的鳥
正飛往天涯共命
今晨遊來兩條蛇
蛻了一層罪,一層慾望
一層虛偽

我穿著葉片在樹下經過
看見牠們纏繞樹也被樹纏繞
鱗片摩擦微風和樹身
發出沙沙的聲音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寂靜對望純粹的寂靜

我聽見牠們靈魂的對話
不為辯白而辯白
不為憤恨而憤恨
惡之後,內心熾開的花朵
像一棵樹一樣良善

果 子 熟 了

我叫黃昏來拿
它爬上牆頭
摸摸果實又走

兩隻燕子
將天空刷成羽毛色

走回屋內
我靜靜舉刀
刀落,果裂

每一顆種子被抱出來時
都哇哇的哭著

细 行

將竹影擦一擦
柵欄又是新的
摘去白水木枯黃的葉子
我為今天澆水

庭院的花,淡紅粉紫
紛紛走入心中盛開

昨日的水流,接合又斷裂
水流的今日,斷裂又復合
芳草只管萋萋
世間並無傷口

原野又多風?
抬頭但見一群大鳥
振翅,撲撲飛過

我 既 是 生者 也 是死 者

你送來的湖水
我隨手夾在詩集裡
在多風的日子中
湖水泛出多感的漣漪

聽了許多病重的消息
夢中總看見死別的風景

我既是生者也是死者
既是鞭子也是傷痕
既是裂開也是癒合
時常清醒也時常睡眠

入睡前喜歡看一看湖水
幾株脆弱的小樹,葉子空洞
雲在其中晴朗如昨

我隨手夾住的風聲
一些善意
一些惡意

思 念 聚 集

大廳無人或許有人
只見菩薩低眉
任空氣和寂靜互相推擠

思念聚集
爹娘寫給早夭的稚子
兒女寫給不再添歲的雙親
顫抖的手致意遠走的足

我不留文字
獨看一朵盛開的蓮
想你愛花如此
昨夜應來看過

花 色 漸 褪 的 早 晨

她將棉被仔細拉平
讓陽光勻稱
日子時常多雨
找一個晴天
將破夢和舊夢曬一曬

幾隻鳥
在枯枝上喚桃花
桃花在遠方,若隱若現

走回屋內
發現自己穿了一襲新衣
淡淡,粉紅
是來年春天院子的顏色

秋 日 涼 薄

我並不怪秋日涼薄
以風為劍
砍伐樹之思想
那天我經過公園
發現椅子很尼采
它無意安慰一場腐敗
腐敗之前的另一層更深的
心之腐敗

我並不怪公園
它綠過,紫過,水黃皮過
彰顯春暖也褒揚冬寒

當我踩過一片落葉
風在後面悄悄跟著
等我飄落

有 關 台 灣 優 秀 女 詩 人 : 葉 莎

【作者簡介】蘇鳳:女畫家,詩人,歌手。加拿大華裔。魁北克華文作家協會會員。抽象油畫著稱於國際藝壇。詩作常見於中國,瑞士,加拿大,美國以及台灣,香港地區等詩合集和鏈接刊物。2011年中國當代藝術家文獻畫家。2014年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其女畫家自傳體著作《自由的靈魂》以及2016年其個人雙語詩集《花上》,《私家茶》和《2020年封城》漢法詩集。蒙特利爾七天周報詩專欄”鳳歌”作者。(詳細請點擊)

 
加臉書不久,偶爾在網友的帖上讀到一首葉莎的詩,旋即把我的感覺抓住了。

面具之後
戲已落幕
憂鬱的台詞,交給風帶走
妳不肯拋棄的風的背後
有一條河經過,不停下切生活….

上尋索這位寫詩的人是哪方人。才找到了台灣的野薑花雅集,有機會了解更多葉莎。細讀她的詩,以及台灣詩壇的許多現代詩人的作品。
私下寫短訊給她表示我的讚賞,我們因不相識而結爲文友。我從此注意她發表的詩歌,讀後更令我喜悅有嘉。不久,葉莎把她的第一本詩集《伐夢》寄來給我。每捧讀她的詩集,猶如欣賞一季繁花,非常美好,妙語如珠,驚喜不斷,尤其她的語言簡約清新,富畫意,美麗纏綿,像南宋的詩詞。不但保留了中國古詩詞的婉約還創造了新詩獨有的語言,的確是稀有的一種創意。仿佛使新詩邁進了一個新時代。

葉莎說:
有時候詩是一種泡茶的功夫…….
再澆一場雨
我,就撐開身子
游成青鳥
東風不停呼喚
光,沿着森林的岸
思念之後
方知
我們誰也不是春蠶
 
近,給我印象深刻的幾行短詩是 「 母親的晚年躺成一條河/周圍是潮溼的牡丹。」不知道作者指的什麼,卻是一幅讓人回味遐想的景象。葉莎的詩歌吟詠身邊的人與環境,以大自然爲背景,以微妙的情思,細緻的體會,帶有古樸的文字娓娓道來,若月光底下的知己相對一壺茶, 無言。
年我們在台北相遇時,葉莎答應爲我的詩集寫序。裏面有一句話又再度震撼了我:
「—- 我對繪畫是外行,但我對生命底層的那層薄薄的,薄薄的,不爲人知的,一碰就痛的憂傷很敏感。—-
我將蘇鳳放在院子裏一株杜鵑上的時候,蘇鳳沒有說什麼;秋日的陽光如此暖和….我一口氣讀完蘇鳳的書。」
莎那句「 蘇鳳沒有說什麼」 觸動了我,仿佛一輩子,我都是在不說什麼的被動狀態,像是我的人生態度吧。我隨即寫了一首詩回應這個感覺:

花上|  蘇鳳
她將我放在杜鵑花上
沉默的沉默
指尖把我移往向陽的一角
薄如紙的生命此刻呵出
一聲柔絲般的呢喃
溫煦撫摸 花瓣爲牀
山坡上的三月天
又像村家詩樣的姑娘
我謹爲葉莎今天的成績喝彩。
葉莎的第二本詩集《人間》已於2015年在台灣出版
 修改於2021-11-22

讀 者 詩 評

【作者簡介】寒山老藤(BRIAN HUANG):紐約布魯克林詩人、美國中文網名博寫手,其圖文作品刊發於各大網絡平台,詩作曾獲2019年法拉盛詩歌節入圍獎,2021年法拉盛詩歌節一等獎。編入多本詩歌合集。寫作特點:嘗試黏合中國古詩詞的意境和歐美現代文學的人性思考。。

 
多年前第一次讀到葉莎的《秋日涼薄》時深被震撼,這是我讀到的最合心意的一首詩。喜愛的程度甚至超過海子和北島的詩。這首詩沒有華麗的詞匯和雕琢,僅借著詩人駕馭語言的功力和深刻的思想力,將讀者步步引入更深的覺悟。
不崇拜偶像,將艾略特、龐德,里爾克吹得天花亂墜是學院派大家賴以生存的技能和需要。喜歡的是詩本身而不是什麽名頭。
行知性和感性交替詩句之後,詩逐漸進入最后展開和聯想的高台,能否感動讀者,以及獲得樣程度的感悟是詩創作成功與否的關鍵:
當我踩過一片落葉
風在後面悄悄跟著
等我飄落
腳下踩著落葉,而風卻在等我凋零,詩句太完美了!把我的腐敗和樹葉等所有的腐敗都一視同仁,秋風不僅是何等的涼薄,而且是何等的魯莽!詩最後的高明之處還在於不用陳腔濫調或空洞的概念,而是用一個能精準傳遞詩人感知的大自然中的細節來完成。
許是創造了太美太高的境界,很多詩人作家往往再也無法突破自己締造的天花板。希望詩人葉莎能打破這重天花板,帶給讀者更多的經典。
11/28/2021

讀 後 小 記

【作者簡介】Vivian雯,Wepoetry 海外原創詩歌集粹網創始人,《五洲詩軒》副社長,自由撰稿人。現居紐約,從事銀行金融業。作品發表於《世界周刊》《世界日報》《海外文摘》《21世紀財經論壇》, 編入詩歌合集《自由的奴隸》《法拉盛詩歌節作品集》《六月荷詩曆》《喊》等。

 
一次讀葉莎是在微信朋友圈,蘇鳳老師轉貼的一首《細行》。讀罷,便被詩中流瀉而出的濃濃詩意吸引。誠問蘇鳳老師可否獲得詩人葉莎同意在WEPOETRY上刊出她的作品,好讓更多的愛詩者讀到她。隔日收到蘇鳳老師的回復,不僅說好還附上了詩人葉莎的謝詞,心中甚感欣喜。葉莎在《細行》中寫道:

將竹影擦一擦
柵欄又是新的
摘去白水木枯黃的葉子
我為今天澆水
庭院的花,淡紅粉紫
紛紛走入心中盛開
昨日的水流,接合又斷裂
水流的今日,斷裂又復合
芳草只管萋萋
世間並無傷口
原野又多風?
抬頭但見一群大鳥
振翅,撲撲飛過

中的一句“芳草只管萋萋,世間并無傷口”,寫得率性灑脫,把現實生活中的聚散離合,以“水之斷裂之複合”的具象概念加以詮釋。令曾經糾纏過多少人的“凄凄慘慘戚戚”的沉重話題,一下子變得舉重若輕。而真要做到不戀過往,不懼未來卻是件難事,須得有詩人那般冷眼看紅塵的通達與智慧,也要有如詩中所寫的,時常“將竹影擦一擦”“天天澆水,摘去枯黃葉子”那樣禪定的心。唯有如此才能讓舊物持久恆新,才能明了自己的眼睛,讓“庭院的花,開在心”喜悅自己。如是這般,“原野又多風”自然也是不怕了的,萬物皆有“否極泰來”的法度,坦坦然“振翅飛過”便是。
葉莎的詩,總能從一些看似素簡的敘述表象中,讀出内在豐盈的意涵令人在細嚼慢嚥般的閲讀中,讀出教人豁然開朗的東西,也在不知不覺中意會詩歌中所傳遞的“不為辯白而辯白,不為憤恨而憤恨”的賢者之智;學會在大自然面前,要“時常和葉子說話/問它凍傷的滋味/又踩踏白淨的河面/思忖不能流動的傷悲”。 因而要時時心存噓寒問暖的良善。而她詩歌中隱而不露的仁慈,篤信“我的世界,沒有殺戮”的慈念,以及在生活的屈枉中始終懷有“生也潔净,死也潔净”的坦然,總給人一種積極向上、向善的高緯牽引。凡心如此,即便生活中每天都會“聽到許多病重的消息,夢中總看見死別的風景”,即便“思念聚集”時常會目睹“爹娘寫給早夭的稚子,兒女寫給不再添嵗的雙親”的祭語,即便“日子時常多雨,也要找一個晴天,將破夢和舊夢曬一曬”。如此,以不悲不喜的平和心態環視周遭,以樂觀的態度來順應生活的瞬息萬變,從而完成人生這一次必不可少的修行。
莎的詩歌兼具極强的可讀性和可視性。詩歌中既有東方古典詩歌的韻致和律動,又有現代詩歌中不拘一格的意象呈現。或許是因爲台灣作家在承襲中國傳統文化上,不曾有過“人爲破壞的斷層”,所以無論在韻律的把控,詞匯的精巧運用還是造詞用句上,他們的作品都有較明晰的文化脈絡。葉莎的詩也是如此,在《琵琶湖》中她寫道:“不是月夜獨自潯陽,漁夫恍若沙鷗,虛按一湖落寞,曲終,有鳥,輕啼一聲不再回首。” 乍一看,儼然是現代版的舊詞新賦,而在低吟默誦之下,畫面感油然而生,水墨畫般的空靈令人頓生孤寂。而她在《夜半時分》中描寫一個喪夫的女子在夜晚,幻想花園中躑躅不去的魂靈,時刻注視她的背影時寫道。“女人睡着了,卻讓耳朵清醒,背對窗外,被誰描摹,微細而蒼老的金邊。” 同樣極具可視性,這一首更似一副油墨畫,讓人想起民國時期美女畫家關紫蘭筆下,那個滿含哀怨的裸女背影。寫到這裡,忽然想起,葉莎不僅是詩人,也是畫家兼攝影師,獨具造詣的美學天賦,令她的作品:詩如畫,畫如詩。
次,人、事、物之間的角色轉換,貼切自然的擬人喻物的寫作手法,又凸顯了她在從傳統寫作到現代詩歌表現手法上的突破。無論是“櫻花攝我,還是我穿上櫻花” ,都實現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平行穿插的全視寫作。她在《茉莉遺言》中寫一朵被愛花之人采摘,置於花瓶中獨自枯萎,期期艾艾的茉莉時寫道:“面容枯槁之前,悄悄寫下簡單遺言,生也潔淨,死也潔淨,只是淡淡恨你” 。一朵茉莉,好似一個關在籠子裡幽怨女子的獨白,心中的委屈也許只有懂她的人才會理解。而另一首《細細如淚》,可謂是她擬人化寫作手法高超運用的極好範例,從字面上看,明明是寫挂在行道樹上的燈籠被狂風吹破的景象,但似乎又藏著很多劇情。她如此寫:“那日上山,看見風和行道樹不停說話,燈籠寂靜如女子,穿褪色之衣,並不曾向誰提出歸程”。讀罷,仿佛是看了一場情節跌宕的情愛劇,由“風”“行道樹”和“燈籠”演繹出來的故事,帶給讀者無限的想象空間。
華語詩壇不斷提倡知性寫作的當下,以感性寫作見長的女性詩人似乎面臨著更大的挑戰,但是詩人葉莎在這方面,似乎找到了完美的黃金分割點。她的詩,始終秉持著“其上遼闊,其下也遼闊”“不此不彼”,一半知性,一半感性的寫作理念。她的一首代表作《秋日涼薄》算的上是其中的經典。

秋日涼薄
我並不怪秋日涼薄
以風為劍
砍伐樹之思想
那天我經過公園
發現椅子很尼采
它無意安慰一場腐敗
腐敗之前的另一層更深的
心之腐敗
我並不怪公園
它綠過,紫過,水黃皮過
彰顯春暖也褒揚冬寒
當我踩過一片落葉
風在後面悄悄跟著
等我飄落
 
歌中,明洞的意象(風,樹,椅子)和模糊的隱喻(公園的綠、紫、水黃皮)交替呈現;批判性(腐敗)和形而上(尼采)是全詩中的關鍵,而“公園”似乎蘊含著多種含義,是指代個體之小環境還是家國之大環境?全憑讀者的理解,而詩歌中的三重色,寓意著生命的由盛而衰,還是別有其意?也只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關於此詩,我曾與詩人寒山老藤有過探討,他說這首詩歌可以稱得上是知性與感性相結合的絕佳之作,特別是結尾的三句:“當我踩過一片落葉,風在後面悄悄跟著,等我飄落”,極具感性的結尾,卻將整首詩拔升到一個更高的境界。在目睹一場思想砍伐之後,不怪秋風涼薄,而是仍然持有一顆寬容的心,那不是司空見慣的麻木也不是對腐敗現狀無動於衷,而是站在高處,以一種神性的眼光俯瞰衆生后的寬容,雖然寬容中仍夾帶著人性的悲涼。
我而言,無論是從神性的高度還是人性的角度,心懷感恩地活在當下,不誤會舊日,不辜負明朝,這或許是我從葉莎詩歌中所獲得的,最好的領受。
11272021于賓州

感 謝 作 者 授 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WePoetry【海外詩粹】葉莎新詩選《我們都誤會了舊日》中的全部詩文和油畫作品由詩人葉莎授權,版權歸原作者葉莎所有。任何個人或網絡平台如欲用圖用稿收藏請電郵本站,我們會即時轉告為先。
*再次感謝蘇鳳老師的熱情引薦,使得海外華文詩人能有機會更全面地了解和欣賞優秀台灣詩人葉莎老師的詩與畫,並有很好的學習和交流的機緣。
*葉莎詩集《人間》:2015年3月1日由台灣白象出版社發行,預購者敬請留言。
*《葉莎截句》2017年9月1日已由台灣秀威出版社發行,亞馬遜網上售書鏈接:https://www.amazon.com/葉莎截句-Traditional-Chinese-葉莎-ebook/dp/B07KCDYS4Y

《葉莎截句》共收入三十四首四行內的小詩,並附上原詩的四行內截句詩二十二首,頁數較薄卻以質取勝。
臺灣詩人靈歌盛讚:成語出現在小詩中常常是敗筆,因為字數少,被成語佔據,很難寫出新意。但葉莎運用純熟,如魚擺尾水花,巧妙的在詩行間噴灑出小彩虹;讀者在賞詩之餘,多花心思進入,常有柳暗花明的驚艷。
大陸評論家甘遂說:如果要細究葉莎的截句特點,主要是一種意緒結構,意緒不單單是意象。它包含意像和情緒在內,是詩人在知覺中,由情緒、意念、潛意識的混合體構成,既有畫面又多呈現流動序列,由此延展了她的詩歌具有極其強盛的敘述能力和跳躍的玩味性。

歡 迎 閱 讀 轉 載 請 注 明 出 處

返回首頁搜索

WEPOETRY【海外詩粹】獨立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