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詩粹】黑子新詩選《秋天是終極目的地》


刊 首 語

A nearby pond is with waves gentle but
Unapologetic. The wild Grapes,
They are looking forward to the winter,
Snowy hills and the faraway moon.
All is settled then, nothing left untold.
The only thing missing is the A-shaped parting geese,
But I think they will come,
Soon.
 
池塘里微波蕩漾,平緩
無歉意。野葡萄,
它們已把願望寄往冬天,
雪山和遙遠的月亮。
一切都已確定,無別的可言。
唯缺A字形的尋找南方的鵝群,
但我知道它們很快
就要來了。
—選自黑子《野葡萄》

黑 子 最 新 詩 作 十 二 首

【作者簡介】黑子,原籍福州,現定居美國。興趣:詩歌和詩歌翻譯。作品散見於《詩刊》《北京詩刊》《中外詩人》《WePoetry》《昆侖文學》《華人頭條》等刊物。

There comes a squeal, then drops of blood, quiet as before. The river runs under the sun

The Hawk

Glides through the air, a knife cutting,
In circles, down and suddenly rise,
Fixing eyes on the ground
Where a male groundhog is hiding.
It’s now dusk, near the Scioto river.

Glides, without making a faint sound.
Down as water, up as smoke.
There below, the groundhog freezes.
He sits among leaves, 6 feet from his dandelion,
He had dreamed of his meal.

And now the hawk dives, pulling air behind.
I could hear a sharp hissing,
Cool as ice. His talons spring open for a brief moment.
The groundhog jumps but it’s too late,
The hawk catches his prey.

There comes a squeal, then drops of blood,
Quiet as before. The river runs
Under the sun.
The Hawk now is a black dot among clouds,
He teases our eyes, sailing above.


譯|vivian 雯

空中滑翔的一把切刀
盤旋,低迴,驟然騰躍
眼睛盯著地面
一只雄性土撥鼠的藏身之地。
正是黃昏,鄰近Scioto 河的一邊。

滑行,聽不到細微的聲響。
下行似水,上行如煙。
而飛鷹之下,是凍僵的土撥鼠。
他坐在叢林間,離蒲公英近在咫尺,
他已夢見他的美餐。

鷹迅即俯衝,帶著疾風
我能聽到尖銳的嘶嘶聲,
冷如冰。 他的爪子瞬間張開。
土撥鼠跳起,但為時已晚,
鷹捕獲了這隻獵物

一聲尖叫,一行血滴,
在陽光下,河水奔流
一切又恢復平靜。
此刻鷹似一枚黑點穿梭在雲間,
在雲端之上,戲弄我們的雙眼。

我一同把你留在漸落的黃昏里, 我一同思考, 一同唱一首不帶詞句的歌

早秋的感覺

河, 停留在這里,
如同秋風也失去了睡眠。
沒有長成的果實, 將被冬天
收藏。那些已經成熟的,
夏天中幸運的遊蕩者。
千百雙舉著的手, 千百雙
互對的眼睛, 背部彎曲的蘆葦 –
眼淚遲遲未到,
心, 仍在向往。

我一同把你留在漸落的
黃昏里, 我一同思考,
一同唱一首不帶詞句的歌,
我把所有寫過的詩
貼在船頭, 那里的野鴨
知道我的企圖。

2021-10-15

我知道大多數人都已去了對面,湖的這一邊只有我,還有岩石,還有輕柔撞擊湖岸的波濤

I am with Friends

I know most people have gone to
The opposing side, this side of the lake
Is only me,
And the rocks,
And the gentle hitting waves.
I sit under the autumn sun,

Feeling the wind. In front of my feet,
Blackened buckeyes are all asleep, on the ground,
With shells half-open, as if
They had kicked off of the blankets at night.

I know there is a conversation somewhere
In the woods, but I hesitate to disturb.
I can imagine they are talking of the day,
And how the winter will come soon.
But all of us enjoy this moment,
And for that, I am grateful.

Over the water there is the amusement park,
There is laughter and all.
Over here, there is me, and all my friends.

IMG_8237


我和朋友在一起

我知道大多數人都已去了
對面,湖的這一邊
只有我,
還有岩石,
還有輕柔撞擊湖岸的波濤。
我坐在秋日的陽光下,

感受風。在我腳前,
漆黑的七葉樹果都睡著了,它們躺在地上,
果殼半開,仿佛
乘著夜色踢開了遮蓋的毯子。

我清楚在樹林深處
隱藏著對話,卻不敢打擾。
我可以想象它們在談論這一天,
以及冬季將如何急速地到來。
但我們都享受這一刻,
為此,我萬分感激。

湖的對面有所遊樂場,
有笑聲和歡樂。
這里,有我,還有我所有的朋友。

2021-10-04

在我被黑夜騷擾的視野中, 殘酷正對著鏡子掛好面具

北極

即使眼下
只是秋日里仍帶溫暖的
雨, 我已感覺到了冬日的嚴寒

我已感覺到了冰, 和那些
遙遠森林里日夜咆哮的
饑餓的狼。在我被黑夜騷擾的
視野中, 殘酷正對著鏡子
掛好面具, 太陽之前再一次的謀殺

而海濱實在是離得太遠了

海里的生物並不清楚陸地的變更
它們在波濤之下
享受寧靜
還有原始時代流傳至今的傳說

2021-10-30

來過這里的人是幸運的,不管他們是否到達了想去的地方

一條小路, 伸進林中,
我不知它的去處。

但我知道, 曾經有人來過
這里 ——
來過這里的人是幸運的,
不管他們是否到達了想去的地方,
但他們比此刻路上的人
走了更遠的路。

而建路的人是最幸運的,
他們見過我們忽略了的眼瞳。

2021-11-03

今天,天空之下一邊洪水泛濫, 另一邊,石頭低沉地燃燒

今天

晴天, 最後一支玫瑰已開過並且
凋謝, 那是遙遠的記憶了
我們從夏天的湖里走上山坡
廢棄木制的船。今天

蘋果樹正結束展覽
小女孩站在窗前, 眼望上升的
氣球

今天, 天空之下
一邊洪水泛濫, 另一邊
石頭低沉地燃燒
沙漠之花撐持著飛翔的鳥
城市的支柱一如既往
倒塌的街面上
無人談起失蹤的駱駝

2021-09-09

秋天的天空,臨近地平線的山巒,是關閉了一夜卻仍未蘇醒的大門

臨近

大地正與我們告別
通過雨, 通過風鈴的
聲響
那些流失山腳的泥土
風暴的原始呼喊
早行的人在前沿地段冷靜地癲走
車已熄火, 無人修覆
沙河帶滿失望
我的某種感覺取決於明日清晨與海洋
匯合。那些魚, 背著樹葉
在緊急的渠道里
交換石頭和體內的鹽
還有什麽需要說出或聽進的嗎?
秋天的天空
臨近地平線的山巒
或是關閉了一夜卻仍未蘇醒的
大門

2021-09-08

Sooner or later, we read from newspapers. The fall, as the last time

Sooner or later

Oh we know this will come
Sooner or later
We know all along
The one from the far west
The one who tenses up the muscles
The one who screams
The one who escapes before the others
And the people on the streets
The one who speaks, cries
The woman who carries her unspoken
Fetus, the man who brings with him the breads
The thousands who stay
The millions who dislocate, be slaughtered
Sooner or later

Sooner or later
We read from newspapers
The fall, as the last time
The fall
Sooner or later


遲早

哦,我們早知道這結局
或遲或早
我們一直都很清楚
那來自遙遠西方的
那繃緊肌肉的
那滿嘴吶喊的
那比別人逃得更快的
只有那街上留下的人
說著話的人, 哭泣著的人
仍身懷胎兒的女人,正背負面包
回家的男人
那無處可去的千萬人
那百萬失落家園並將被屠殺的人
或遲或早

遲早
我們會從報紙上讀到新聞
戰場失落,就如上次一樣
失落
或遲或早

2021-08-16

失眠之後, 我昏迷的傷口, 流淌著白色的泡沫

黃昏

靜河里, 一只手臂高舉 —

對面, 鯊魚正從容地巡視海域。
失眠之後, 我昏迷的
傷口流淌著白色的泡沫。

腫脹的臉碰不著紫色的天空,
夏日急劇降落。
一張張緊挨肩膀的床頭, 呼吸微帶
隱痛。蚊子穿越久久凝視
天花板的大眼睛, 那里除了黑夜,
河中流動著秋天。

神靈早已逃出這禁閉的花園,
蒲公英在斷裂的角落里
吹吐剩余的傘。

2021-08-02

The sky holds clouds, some resemble wild horses, others as birds

Fall is the Ultimate Destination

And now we have arrived to a place
We have been seeking and longing for,
In our unexpected fantasies,
Through pain and many nights of silent
Walks. We depended on the stars,
And some days, bright sun.
We skipped meals, and even sleeps.
We told our children to complain but to keep
Traveling, as if we know the destination,
We constructed a rosy garden
Where peaches would ripe in the fall.

And now we are here, further out
Is all waters. And even further,
The sky holds clouds, some resemble
Wild horses, others as birds.


秋天是終極目的地

終於我們到達了尋找多年並
渴望到達的地方,
那個存在於幻想,
經歷痛苦和數不清的沉寂夜晚
的旅行。我們依賴星星,
或者, 燦爛的陽光。
我們忘卻過飲食,以及睡眠。
告訴孩子們抱怨中也別忘了繼續
前行,語氣上仿佛我們來過此處,
我們一路建造玫瑰色的花園
桃子在秋天成熟。

現在我們到達了土地的盡頭, 遠處
便是水域。更遠的地平線上,
天空抓握著雲朵,有的
像野馬,有的像鳥。

2021-11-09

我們無法想象蟾蜍的熱烈, 我們只承認自己建立的宮殿

蟾蜍

當想起蟾蜍, 我們很少用聰明
或富有情感作為描述。
我們很少認為它生存的動機超越
等待捕捉蚊子的晚餐。
而我們, 背負各種理想:
成功, 高尚, 艱苦度日一天之後
想象中等待著的溫柔, 偶爾幸運,
我們也擁有陪伴一夜的人。
但蟾蜍, 它在烈日下沉默地守著石頭, 
並在石頭與石頭之間
巡邏。如同水, 從高處
一瀉而下, 不帶思索。
如同狐貍明知黑暗中站立著陰險的槍口
卻仍然毫不猶豫地爬上堅固的圍欄,
甚至如同公雞, 為了相逢路對面的母雞
而忽略急速穿行的車流。
我們無法想象蟾蜍的熱烈,
我們只承認
自己建立的宮殿, 並為自身心中
一星漸滅的火焰而熱淚盈眶。
蟾蜍, 它不顧激動的聲明,
它有石頭, 還有黃昏中
甜蜜飛舞的蠅蟲。

2021-07-15

This is just not in their soul to notice. A wild eye, out of ground. Pays attention to their blue bodies

Wild Grapes

I don’t believe for a moment
They are aware I am here.
This is just not in their soul to notice
A wild eye, out of ground,
Pays attention to their blue bodies,

Pregnant, and swing in the wind.

At this late morning of the summer end,
All is nodding to say goodbye —
Once alive and sweet,
Once sad and happy,
Once words escape to the air.

A nearby pond is with waves gentle but
Unapologetic. The wild Grapes,
They are looking forward to the winter,
Snowy hills and the faraway moon.
All is settled then, nothing left untold.

The only thing missing is the A-shaped parting geese,
But I think they will come,

Soon.


野葡萄

我一點也不相信
它們知道我站在這兒。
因為它們的靈魂不會注意到
一只長出地面狂野的眼正注視著
它們藍色的身體,

懷孕,並在風中搖擺。

在夏末臨近午時的晨,
眾物正點頭告別 —
曾經鮮活, 甜蜜的,
曾經悲傷, 快樂的,
曾經讓語言逸散於空中的。

池塘里微波蕩漾,平緩
無歉意。野葡萄,
它們已把願望寄往冬天,
雪山和遙遠的月亮。
一切都已確定,無別的可言。

唯缺A字形的尋找南方的鵝群,
但我知道它們很快

就要來了。

2021-09-24

黑 子| 關 於 寫 作


About Writing
From time to time, I was asked to spell out how I write, and what I feel when I write. For a while, I don’t seem to have much say about the topic. I am not a professional writer who writes for a clear purpose. I write for basically nothing in return: I don’t even expect any reader in most cases. I am more of an observer of the world, and random events around me. I write to jig down what came to me, whether by an occurring event, a scenery, or, most of the time, by accidents. With accidents, I could never reason as to why. It just happened.
And sure, like all of us, I do wake up at night, or pause suddenly in the middle of whatever I have been working on just because there is a flick of thought that stops me on my track. I am a lot more like a junk collector or a trash picker. I save those random thoughts on my pages. I chose poetry to record my thoughts and feelings in separate lines, just as the broken pieces I try to collect. Somehow I see the value in them, most for myself.
And of course, if those broken thoughts turned out to be meaningful to anyone in their own capacity, I am all cheerful, and appreciative not because I earned a reader but because I now know someone other than me who shares even a flick second of the common feeling as I had, for that, it’s everything I could possibly hope for.

關於寫作

時,有人問我詳細一點地說說我是如何寫作的,還有我在寫作期間的感受。一段時間來,我似乎對這個話題沒有太多想說的。我不是那個有著明確目的的專業作家。我寫寫畫畫基本上沒有索取回報的打算:大多數情況下,我甚至對是否有讀者也不抱期望。我就像是個靜觀世界的局外人,只對我周圍的隨機事件感興趣。我寫我的只是為了記錄發生在我周邊的事情,無論是具體發生的,還是景觀,更多的時候,各種意外。對於這樣的事,我無法解釋原因。它們只是如此發生了而已。
然,和我們所有人一樣,我也會在夜里醒來,或在我的忙碌中突然停下,有個想法中斷了我的行程。我是個垃圾和無用之物的收集者。我將那些隨意的片段思想保存在我的頁面上。我選擇詩歌,也是因為詩歌本身猶如我試圖收集的零星碎片。不管別人承認與否,我看到了它們的價值,至少對我而言。
法否定,如果這些破碎的思緒對誰帶來了他們自身的意義,那會使我很高興,也很感激,並不完全是因為我贏得了一個讀者,而是因為它讓我意識到除了我自己,世界上有另一個人可以分享哪怕是瞬間的共鳴,為此,我深感生存的希望。
 2021-11-12

讀 後 小 記

【作者簡介】Vivian雯,Wepoetry 海外原創詩歌集粹網創始人,《五洲詩軒》副社長,自由撰稿人。現居紐約,從事銀行金融業。作品發表於《世界周刊》《世界日報》《海外文摘》《21世紀財經論壇》, 編入詩歌合集《自由的奴隸》《法拉盛詩歌節作品集》《六月荷詩曆》《喊》等。

 
讀詩這麼些年,記得的詩人不多
黑子是為數不多中的一個
雖然我與他不曾謀面
偶爾在網上撞見也只是隻言片語
但他的平台更新我是每次必看的
能讓我從頭讀到尾的詩,不多
在一大堆龐雜的詩稿中
我可以辨識哪一首是他的
即便我並不能確切地將他的詩
歸類于何種文風何種詩派
但其實將詩歌語言進行分門
別類的歸檔本身就是毫無意義的
那勢必會把詩之「自然屬性」程式化而
忽略了詩歌本該具有的獨特個性了。
雖然黑子表示:寫詩只是為了
記錄發生在周邊的事情。是慣常。
在我看來:在平凡中挖掘詩意
使詩人的個人感知去觸動讀者的群體感動
不正是詩——以自然表達情感的
文體形式來展現個性的最好方式?
讀黑子的詩歌,你會驚奇於
他對周遭事物所表現出來的細緻與耐心
一些時常被我們所忽略的瑣碎
在他筆下都會變廢為寶,重現生機
在如此豐盈的寫作題材包覆之下
任何一種字面上的修辭矯飾都顯得多餘
他慣於以樸實的語言落筆
自然而發、歸於自然。
無論是藏身在石頭縫裡的「蟾蜍」
滑翔在空中伺機待發的「鷹」
秋風中等待冬臨的「野葡萄」
還是在夏陽下吹吐餘傘的「蒲公英」
在他行於自然的敘述下總有著誘人窺視的吸引力
很難想像,在俄亥俄林蔭密蔽的叢林中
他需要多久的凝視,要蹲坐多久
才可以捕捉到鷹的凶險和蟾蜍的堅韌用心
他寫日常所見的大環境,也寫生活小常態
寫萬物風聲水起,也寫前覆後戒的時局
而寫景抒情仍然是詩歌的主基調
哪怕所有的江河湖海都有百變不離其中的共性
所有的樹都有相知相通的根系
只要敘事抒情對象是不同的,詩寓詩意
仍然會給讀者帶來煥然一新的驚喜
關注環境,關注民生和孩子
是黑子詩歌的主題和切入點
在「遲早」中,他以環環相扣的排句
來影射2021年的阿富汗與1973年的越南
兩次美軍撤兵給人民帶來的苦難
而這種苦難也勢必會在「歷史總有驚人的
相似之處的」警言下,重演。
他以一個環保工作者的特殊身份
看待「今天,天空之下,
一邊是洪水氾濫,一邊是野火肆虐」
「大地正與我們告別」災難「臨近」的慘景
從而拋出一個自然主義者的憂慮。
而在「秋天是終極目的地」中
又以反省與自悟的筆觸去看待現實與理想
並「 告訴孩子們抱怨中也別忘了繼續
前行」「也別忘了構築玫瑰花園」
從黑子的這組詩歌中可以看出
他雙語詩的寫作水準已完全可以
和中英語境下專業詩人的作品相媲美
但對此他的反應卻很淡定,他幾乎很少主動投稿
他說他寫詩沒有其他目的,他說:
「我把所有寫過的詩
貼在船頭, 那里的野鴨
知道我的企圖。」
沒有什麼要比沒有企圖的企圖
更富有童話般純真和情話般浪漫了的
雖然他說他時常就像「蟾蜍,
在烈日下沉默地守著石頭, 
並在石頭與石頭之間
巡邏」,雖然他時常也會遙望遠方
發出「海濱實在是離得太遠」的嘆息
但更多時候,他就像一個
沉浸在詩歌中的隱士
也食人間煙火,卻乾淨
不帶一絲油膩。
11152021於紐約

感 謝 作 者 授 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WePoetry【海外詩粹】黑子新詩選《秋天是終極目的地》中的全部詩文和攝影作品由作者黑子授權,版權歸原作者黑子所有。任何個人或網絡平台如欲用圖用稿請與原作者黑子聯繫。
*黑子其他作品欣賞:黑子 | 诗与诗之间

歡 迎 閱 讀 轉 載 請 注 明 出 處


WEPOETRY【海外詩粹】獨立製作

返回首頁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