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詩粹】紐約桃花新詩選《秋風與明月》


刊 首 語

 
漂浮的塵埃中
窗欞在地上的倒影里
老家具刻畫出歷史痕跡
老照片作窩的某種陳舊氣息
甚至,朝起的一束斑斕的光影下
幾顆晨露的晶瑩
青草上的幾瓣落花
鳥兒展翅時的嘰啾
我看見轉瞬的時光是
現實與想象之間
搭起的浮橋
是肉體與精神每日掙扎里
沈默的通道
—選自《紐約秋風與明月》

紐 約 桃 花 新 詩 精 選 20 首

【作者簡介】紐約桃花,原名胡桃(Sonia Hu),出版個人著作有非虛構傳記《上海浮生若夢》(再版為《浮生上海》)、電影筆記《鏡花水月懷舊事》、小說集《上海以北,北京以南》、詩集《紐約秋風與明月》等。曾獲台灣2020年「海外華文著述獎」新聞寫作評論獎首獎,主編詩集《紐約流光詩影》及《石村的蒙娜麗莎》等。現為北美中文作家協會、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及紐約華文女作家協會終身會員,美國龍出版社社長。(詳細請點擊)

夢 家

在霧的深處閃爍著夜的街燈
走過墓地的柵欄百年的石碑
有人說起沈睡谷的斷頭騎士
在陳夢家的詩句中漸近淡出
夜雨淅瀝在窗上民國的悲歌
北海三座門滲透出紐約幻象

明 月 與 秋 風

八月底的黑麥鎮還是盛夏
不遠處的曼哈頓已經入秋
一份看不見卻聽見的蕭瑟
讓住在上東城的你為了來看我
坐上北上的火車
沿著長島灣劃了一個弧形
好像某一段無可適從的人生

在空無一人的車站我等你
等待著歲月的一個回眸
盛夏的月亮掛在天際
鳥瞰著緩緩飄過的秋風
那一年的季節如此詭異
將回憶碾壓成隱約的痕跡
在往事的籃子里盛滿凋謝的野菊

8/23/19

消 失

在一片寂靜的廢墟上
拆遷的灰塵若隱若現
老房子坐在老時光
破碎的漂浮中
彌留的時刻里
喘著最後一口氣

明清的磚瓦被
周邊的住戶偷偷拆走
最後的雕花門框
留痕著昔日戀人撫摸過的手
殘舊的樓梯
訴說著一度繁華錦繡

時光走過的時候
不留痕跡
如同風中飄揚的落塵
在錯落的屋脊上
隔著玻璃凝視的面孔
分明雕刻著民國的記憶

穿過世紀的遺忘
不是老房子地恐懼
而是時間的流逝
過去了,就是永遠
剎那間消失了
景色與人物的芳華

殘磚碎瓦的凝視里
一張破了一角的海報
是時代最後的遺物
黑白中的最後一點顏色
在我們的記憶中點綴
如同老照片上的煙洞

2019/6/22

盛 夏 的 故 事

你離開的那年盛夏,
知了躲在樹蔭里飆歌
柳樹下的一方水窪
倒映著胡同的炎熱
你不曾回頭
我卻在記憶深處,仿徨無助
若幹年後的盛夏
在百老匯邦德街的斜坡
匆匆擦肩的
是你我驚喜的重逢
我推著牙牙學語的孩子
你騎著外賣的自行車
二十年時光如梭
無數個盛夏從身邊走過
人生如時光的渡船
承載著生命的重負
當荷花今夏再次開放
早不知,你人已何處

紐 約

城的遠眺,被四方的禁錮
那是紐約,永遠流光的角落
千年的風穿過
百年的河東流
城市的樓宇街道
被時光寵愛
生生不息的帝國
Empire State的榮耀

人生的過客多少
在此相聚又告別
華盛頓的叱咤如煙
從歷史的縫隙走過
哈德遜與東河的交匯
海就是如此形成
像那接踵毗鄰的教堂
終日散发不滅的輝煌

城市遠眺
我的視線,被精神打動

2019/6/13

霞 飛 路

初次聽說霞飛路就難以忘記
名字中滲透著巴黎的舊夢
不斷在我少年的腦中重溫
媽說那是她少年時的最愛
繁華的法國梧桐錯落
掩映著兩旁駛向記憶的大道
巴黎的左岸開滿想象的玫瑰園
而她曾流連忘返過的那家時裝店
早已在時光的灰塵里湮沒

多年後為了尋找霞飛路
我來到淮海路探尋媽的描述
梧桐的綠蔭早已成為過去
如同她被時代破碎的記憶
在巨鹿路綠蔭掩映的角落
陜西南路晨霧彌漫的深處
有著隱約相似的場景
宛若一個時代的舞台
被老照片拗著奇怪的造型

2019/6

海 邊 黃 昏

黃昏的蒼茫,
籠罩著一個漸遠的世界。
而風聲低語,
撩起記憶的衣襟,
日子滑過,匆匆的路人,
留下一段時光經年。

兩只海鷗相互依偎著,
飛過海的邊緣。
讓我想起這時節,我們
在迷惘中眺望的去年。

記得誰說過:
“人類的盡頭是神的開始”
我在跟隨,而不是等待
那冥冥之中,道路的安排
如同,那輪墜落中的夕陽,
在世界的另一邊,
升起的晨曦,又照亮別人。

到 另 一 個 世 界 去 看 你

去年的這個時候
你說:到巴黎來看我
而忙碌卻阻止行程
就像我們每一個日子的習慣
今天,她幽幽地說
你已經去了,忽然地
去了另一個宇宙

在微雨的時刻看水霧
在屋脊的遠處連綿起伏
那一刻是否想起去夕
巴黎聖母院悠揚的鐘聲
如今,雨霧中的琴聲如斷弦的吉他
往日,那歲月的盤旋
再也無法傾訴

我相信你的離去
不過是一場精神的旅行
就像肉體的道具 有始必有終
而不滅的靈魂卻正穿越宇宙
到另一個世界去看你
等時間到時
一切的循環才有了意義
那是主指明的道路
閃爍著光耀的循環往覆

2019/5/1

法 拉 盛 (又一首)

我眼中的法拉盛
是春天里的一抹煙雲
中國字的招牌擁擠林立
常吃的的四菜一湯
就在圖書館對面
隔壁的牛油果2塊錢一包
街上的人流浩浩蕩蕩
沒人注意頭頂上
飛機一架架轟隆飛過
讓我想起王家衛的香港
當太陽西斜時分
歸家的人擠滿大巴小巴
擦身而過,兩個上海時尚女郎
如同圖書館借到的董橋
翻飛著民國的調調
於是,拎著給兒子買的面包
回家時的高速上看到
初春的風兒將
遠處的流霞吹過幾道

IMG_7859 2


黃昏

法拉盛的黃昏
有一種,不真實的美感
淩亂如國內三線小城
霓虹雜鋪人流餐館
隨著暮色快閃
火車呼嘯而過殘雪
夏日的貓兒已無蹤跡
玻璃窗後模糊的人影
蒸汽飄來叉燒包的香味
依偎著瑟瑟寒風
踏上來時的歸途

I Don’t Get No Respect

這個城市的喧囂與沈靜
都在歷史的深處
磚墻的裂痕,銅頂的銹跡、
馬路上的救護車突然的鳴笛
都讓你感到神經病的雜亂
但卻沒有無章,如同
一閃而過的告示牌
I don’t get no respect!
於是,所有的嘈雜潛伏著有序
即便是乞丐也不會糾纏
要飯的也有尊嚴的距離
哪怕,夕陽落在烏雲的身後
大廈林立成窄巷
從中間穿過, 你也感覺有光
匍匐在玻璃墻的夜景閃爍
等待著又一天醒來的喧嘩

後 窗

我的後窗
是一幅完美的鏡框
盛滿
日落留下的碎金
日出盛開的流光

夏天清色的斜倚
秋水層染
落紅的惆悵
被一日日的記憶
留下最美的模樣

隔壁一樹春色的粉紅
曾吹皺微風的眺望
冬天屋脊的的望遠
青煙白黛的錯落
在夢中的鋼琴上綻放
一曲想象中的詠嘆

2020年12月18日

光線是一刻初生的新鮮
斜陽凝聚一地的碎片
人生一瞬始有終
冬日寒不住遠逝的秋天

都說世界有光就無黑暗
誰知此光不是彼光的真顏
黑暗中的行者有多少
未必認識生命的光源

西邊日落遮不住初升的月圓
樹叢煽動的記憶顯現
跟從“我是世界的光”的腳踵
人生的閃光照亮迷途的的黯淡

2020年12月1日

屋 脊 幻 想 曲

我愛眺望錯落的屋脊
在遠天下的延伸
不管皚皚的落雪
還是暮色的黃昏
層台疊榭勾勒出最美的山水

在法拉盛下城的屋脊
憶起在北京景山之巔
眺望故宮的萬頃琉璃
在上海的翠湖陽台
鳥瞰三層隔的紅頂脊背

世界如晚霞馳騁翻飛
生命似夕光短暫幻美
一切終將凋謝
唯有在無限的時空中
活出有限人生的精彩

2020年11月17日

落 葉

昨天的落葉已是去秋
最後的一點點璀璨
橫陳在昨天與今天之間
那永遠也跨不回去的河流
流淌著逝者的嗚咽

沒有人相信曾經的諾言
世界隨時都上演著叛變
一切都是虛空,都是隨風
唯有神的能量駕馭著時間空間

肉眼的感嘆消失的鮮艷
靈性的目光卻穿越千年
在不可見的的深處
時光的花朵綻放永遠

2020年11月15日

窗 影

我喜歡在窗口
觀望一線景物的遠天
風飄起窗簾時
想起小時候的往事經年
無法浪漫的歲月里
構建一扇窗子的浪漫

釋放所有的想象
在鐘鼓樓上眺望放眼
鴿哨中展翅的群飛
於古城的中軸線
展開天際線的幻想
千百年的歷史
靜默成一座故鄉的宮殿

飛越孟姜女哭過的長城
枕水老鎮舟聲搭起的江南
在上海與北平
浮起的海市蜃樓里
聽到紐約的鄉音

生命似遠方無聲鴿
在開滿百合花的谷底
吟唱著千百年的流傳
一紙神跡的經典
飄落窗前

2020年11月11日

時 光 的 模 樣

我們每個人都想
留住時光
即使,我們都沒有見過
時光的模樣

花園里玫瑰盛開的顏色
油彩畫出的一塊塊方格中
甚至,在屋中幾件古董家具
的脊被上
滿架子書本
浮動著的文字里
我看見溜走的時光

漂浮的塵埃中
窗欞在地上的倒影里
老家具刻畫出歷史痕跡
老照片作窩的某種陳舊氣息
甚至,朝起的一束斑斕的光影下
幾顆晨露的晶瑩
青草上的幾瓣落花
鳥兒展翅時的嘰啾
我看見轉瞬的時光

時光是現實與想象之間
搭起的浮橋
是肉體與精神每日掙扎里
沈默的通道
更是設計與個性之中
綻放的平衡

我們活著的每日生活
就是一顆時光的膠囊
經年後打開
看到曾經留住的歲月
我們的選擇,甄別與記憶
曾經的歡聲與笑語
經歷過的失敗與成功

也許,我們不能盛住時光,
卻可以盛滿時光
一刻光影的斑駁
一閃即逝的美景
在自己最舒適的空間里
在光影建築的飛翔中

2020年6月

往 事 回 溯

往事的夕光重疊著夢的城市
橘色的倒影融化了歲月
所有牽強的追述
你在回憶的節點
敲響已逝的晨鐘暮鼓
照耀著舊日的鮮活

無人在乎歷史埋葬的人和事
哪怕情感的重壓窒息了意識
哪怕意識被遺忘的風塵淡漠
橘色的花朵凋謝了
你書中发黃的墨跡
我卻頑強地站在
隧道的盡頭時光的彼岸
等待著生命的最後回眸

空 城 的 詠 嘆

北京,一座空城的詠嘆
竟是如此沈默
歲月的硝煙藏匿著
被往事遺忘的陌生
而今,卻因為另一種沈默
放逐成空蕩
於是,心開始縮緊
痛的鋒刃銳利顯現
有些人注定見不到了
轉身,已是千年
唯有的通道
是神,在真相的一邊

2020年2月4日

從 另 一 個 世 界 回 來

你從另一個世界回來
帶著一把鑰匙
打開通向天堂的門
所有的光芒和燦爛
都在以往的夢中出現

回來的旅程如同想象的風帆
我們旅居的世界卻從未改變
政治與國家占隊的爭論
在人與人之間來回糾纏
至暗的能量似乎也在
無限蔓延

你被這個世界沮喪得忘了
另一個世界遇到的奇妙和驚艷
直到有天
你重新发現了這把鑰匙
另一個世界再次呼喚
帶著屬天的光環

2021年1月15日

桃 花 筆 下 的 秋 風 明 月

【作者簡介】Vivian雯,Wepoetry 【海外詩粹】創始人,《五洲詩軒》副社長,自由撰稿人。現居紐約,從事銀行金融業。作品發表於《世界周刊》《世界日報》《海外文摘》《21世紀財經論壇》, 編入詩歌合集《自由的奴隸》《法拉盛詩歌節作品集》《六月荷詩曆》《喊》等。

 
讀過蠻多「紐約桃花」的作品,也多次
參會她在法拉盛圖書館舉辦的新書發佈
在北美作家群中,她是一位頗具才華
且以寫「大部頭」作品見長的實力作家
我對她撰寫的非虛擬性傳記文學
《上海浮生若夢》印象頗深。書中
她以一個記錄者的身份,將「我姥姥」
從泛黃的舊照片中「請」了下來
用客觀的筆調,講述姥姥和其家族的故事
講述姥姥和母親兩代人之間的情感恩怨
可以說是「紐約桃花」重量級的代表作了
它既是一部厚重的Family Root,也從側面
展現了從民國末期到六十年代的新中國
社會的動盪給家庭帶來的命運轉折
它猶如一段段微膠片,回放在
歷史長卷中形成的瞬間投影
讀桃花的詩集,這還是第一次
如果說傳記文學,散文和小說是她
多年來埋首勤寫而建起的文字樓塔
她的詩,就像是樓塔前的一方花園
凝鍊的語句,平實的鋪陳
抑揚有致的節奏感
仿彿是「我」的另一度表述空間
她以「我」的視角,看待舊人舊事
也以本真的「我」去述說
另一個站在紐約天空下的「我」
但無論示以何種寫作方式
內在的「懷舊情愫」乃是一統的
甚至可以從一些詩句中
品悟到「陳宅家夢」的民國文風和
只有那個時代才有的「舊韻新賦」
而她筆下的舊上海,霞飛路上的梧桐
梧桐樹下卷起的陣陣落葉
這些熟捻的場景,也總會
令我從漸淡的記憶中
想起故鄉上海的一些不能忘卻的
舊地和不得不拍案的傳奇
只是,坐在異鄉的窗台前
遙望故鄉的老房子從視線中消失
並不是一間容易的事情
雖然知道「明清的磚瓦」「雕花的門框」
終將成為「黑白報紙上的煙洞」不知所蹤
知道昨夜的「落葉」今宵的「窗影」
不過是「隨風」是「虛空」
是萬物交替時,投射在內心的映像
詩歌中一些看似舉重若輕的描寫
仍然掩飾不了「我」對似水流年
繁華散盡後所感受到的憾痛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即便身在紐約
她仍時不時地會在曼哈頓閃耀的霓虹中
窺見東方不夜城上海的樣貌
桃花的詩就像是傳記的濃縮版
是冗長篇幅前不濃不淡的引語
也是重拾信仰後寫下的一首首聖歌
那裡留存著對過往的鐫刻
對美好光影的擷取,對半個世紀
行走於北京上海紐約之間
耳濡目染的點滴心悟
假如人生注定會像父輩們一樣
無可避免地經受一次次秋風的洗鍊
那麼一輪明月就是暗黑世界中
一條僅有的光明通道了
它引領前人,也必引領後來者
讓有信的人不再懼怕身後的陰影
在抬頭仰望時,尋見神
07262021 於紐約

WePoetry【海外詩粹】感謝作者授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海外詩粹】紐約桃花新詩精選《秋風與明月》中的全部詩文及其刊內圖片已由詩人紐約桃花授權,版權歸原作者紐約桃花所有。刊首圖片《黃昏中的曼哈頓》已由作者寒山老藤授權,版權歸寒山老藤所有。任何個人或網絡平台如欲用稿,請與原作者聯繫。
*《紐約秋風與明月》已由紐約新世紀出版社出版,愛詩者如欲收藏此本詩集,請與作者紐約桃花聯繫。
 

《紐約秋風和明月》
紐約桃花 著
語言:漢語
紐約新世紀出版社出品
        作家紐約桃花(sonia hua)的第4部作品。是繼傳記《上海浮生若夢》(再版為《浮生上海》)、電影筆記《鏡花水月懷舊事》、小說集《上海以北,北京以南》之後的第一部個人詩集,詩風既有古典詩歌的韻律美,也有現代詩「直抒其意」式的通達,其中一些詩更帶著淡淡的民國風,可謂是她系列大部頭作品的微縮版,具有極強的可讀性。(Vivian雯)

*《上海浮生若夢》已由紐約龍出版社出版,如欲收藏此本作品,請與作者紐約桃花聯繫,或者點擊亞馬遜書店鏈接購買:https://www.amazon.com/Shanghai-Forever-Lost-浮生上海-Chinese/dp/1732035857
 

《上海浮生若夢》
紐約桃花 著
語言:漢語
紐約夢出版社出品
        傳記文學《上海浮生若夢》記錄了老上海的大時代背景下小人物的人生經歷,通過作者紐約桃花的姥姥與母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在上海以及五十年代在北平的親身經歷,描繪出上海的過去往事,歷史的演變對人生造成的影響和衝擊。這是一本凝縮了上海及北平歷史大時代輝映下平凡人的傳記,打開它,如同打開一個時間的膠囊,讓時光再現,讓歷史講話,讓往事復活。

歡 迎 閱 讀 轉 載 請 註 明 出 處


WEPOETRY 【海外詩粹】 獨立製作

返回首頁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