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专集】

【海外詩粹】古土 | 西部往事 The Memory of Tibet


編 者 語


讀古土老師的詩,是在四月
當時我正在選編最新一期“春之詩”
他的一首《面對空曠之地》在用稿列表中
那不算太長的40行詩,似有一股磁力
“借一片阿拉善的陽光
榨乾所有的淚痕汗漬
然後蒸骨熬皮
最後化作一撮鹽
放在舌尖
喝一口水或酒
吞下去
像吞下遺忘前世的苦藥”
我翻閱他的其它文稿,但可查的文檔不多
這令我困惑:以他的資力——
1980年在北京念大学,写诗办校刊
到如今30多年過去了,如果中途不停歇
他的作品數量想必已是斗量車載
他又曾在新華社擔當主任記者
著書立說似乎是必經之道
可當我問他在哪里才能讀到他的全部作品時
他說他沒有出過書、沒有個人平台也沒有博客
但他可以把在紙媒上發表的詩稿整理給我
他的回答著實令我吃驚,要知道在當下
文字漫天飛的時代,一個寫手
一個科班出生、文字功底不錯的寫手
手上藏有三兩本個人作品集
或數個展示自我的文字平台當是常事
難道是以往的“被迫寫作”
(文字工作者最感頭痛的事情)
使得他對文字的依賴,早已擺脫了
“曾經滄海”的束縛,而將
擷取巫山之雲,看得尤為淡定了呢?
我說你的詩裡有不一樣的東西
他說他對自己的詩不滿意,缺乏神性和空靈
而在我看來他的《西部往事》和《可可西里》
不僅空靈,而且神性
更猶如史詩般磅礴大氣
我說我在你的詩里嗅到了青稞和馬奶
看到了馬背上的男孩,雪山下的陰鬱少年
和晨霧中拔起的雪松下,等待的父親
其實我想說,他的文字裡有我急欲抵達
卻始終無法觸及的東西
他說他是藏人。果然!
在我眼里藏人是我們這個星球
最古老民族蘇美爾人的後裔
而佛藏宗教的玄妙,岡仁波齊的通天密道和
喜馬拉雅山地底世界的奧秘
令我一個三次入藏而均被婉拒的行客
對其萌生濃重的獵奇心
而這份日漸膨脹的探知慾
   是否可以在《西部往事》的閱讀中
找到些許的答案呢?
-Vivian雯-

 

組 詩:西 部 往 事

【作者簡介】古土,詩人,資深媒體人,比較宗教學研究者。現居加拿大多倫多,主持以「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為宗旨的湖畔書院。出國前曾為新華社主任記者,新聞獲獎多次,較有名的有關於可可西里藏羚羊保護的系列稿件。詩作曾獲首都大學生藝術節創作獎、詩刊首屆新詩大獎賽優秀獎、加拿大「大雅風」詩歌提名獎、美國紐約法拉盛詩歌節二等獎等。

 

-硌在馬掌裡的星星- 
《西部往事》之一

那時的我很小很輕
馬根本不在意鞍上的份量
它只是把我當做夥伴
一起在山間的小道上夜行

有時,走在高處
馬掌碰出奇怪的聲響
還不時发出一些火花
在天亮之前的黑暗里

我立即下馬
逐一抬起馬蹄
從掌心里剜出幾粒碎石
順手將它們扔了出去

馬舒服地打了個響鼻
和我一起回頭看那些扔出去的石子
和星星一樣
在暗夜的草叢裡发光

gutu-10


-酒與茶的清晨-
西部往事之二

“天上飄著祁連雪
屋外有頭白牦牛”
有許多個這樣的早晨
母親灶上燒奶茶
父親爐邊溫晨酒

許多次這樣出門
父親總是倒幾滴酒
抹在我的卷髪上
(有時兼顧一下他的胡須)
說這樣就會又黑又亮

許多次這樣出門
母親把剛擠的牛奶
搓在手心
然後塗在我的雙腮
說這樣就不怕風大天冷

那場雪早就停了
我已經放學回來
我像他們一樣滿頭白雪
他們卻像雪一樣從那個早晨融化

我又聞到了奶茶和酒的香味
兩種味道流成了兩條蜿蜒的河
我一生都在它們之間行走
岸上的風像父母溫柔的手

gutu-11


藏刀
西部往事之三

打開水龍頭
我靜靜地洗一把藏刀
水嘩嘩地流過刃口
牧場的泉水流過
湟水流過大通河流過
黃河流過長江流過
太平洋流過
低訴,哀嚎,高歌,
還有含沙量以及對手
使我的刀幾處卷刃幾個缺口
在波光的反射下
顯得那麽刺目

曾有一位長者
以當時流行語贈我
好馬快刀
他沒有提及河流的事

而今我的馬已經遠遁
只剩下我的靈魂獨自摩挲
幾處卷刃
幾個缺口
兀自增加了
時間的濃度

轉而
怒向
熟透的空氣
想斬斷過去
最後還是停了下來
像刀靜靜地注視
自己的反光

2019.5.29

GT-6


父親的羊群
西部往事之四  

牧歸,總是讓昏暗下來的天空再次閃亮
草原的一朵白雲,游移,蔓延,幾無邊際,漸成一條大江
那是父親的羊群
從綠色草原洶湧流向黃土村莊

大河總是在暮歸時分決堤
分裂為無數河溪
緩緩流進每一個門框
給那些簡陋的或油漆光亮的門戶
帶來牧場的青草味道,還有懷風的香味和其他花香

一座身著羊皮襖的雪山
升起在羊群的盡頭,在大河的源頭
那是牧羊人,我的父親
懷裡還抱著一隻新生的羔羊

從牧羊小徑到鄉村大道
划滿了蹄印的曲線,翻動著波浪
線條悠長,細膩而柔美
間或有一些褐美的卵石點綴河床
那是新鮮的羊糞蛋閃閃發光

這條河輕輕搖蕩,將我送向遠方
多年以後,異國他鄉
我在教堂的一幅畫上看到了父親的形象
他還抱著那只羔羊
同樣的的姿勢和同樣的目光

每夜入睡
我都以那只羔羊的姿勢
進入夢鄉 

馬 背 醉 歌


冰層下的流水
請不要嘩嘩作響
我是匆匆的行者
來不及潤一下幹渴的胸膛
      
 -譯自藏詩-

於是,喉嚨焦渴
於是,尋找河流
於是,第一條橫在面前的河
注定要被喝幹

因此常常釀酒
釀青稞釀清泉釀碧藍的胡泊
因此常常痛飲
飲飄自羌戎的風雨以九曲回腸
飲映入西海的白雲以七彩長虹
因此常常豪情萬丈歌之舞之蹈之
揚揚灑灑中潑出星宿海潑出長江黃河
踉踉蹌蹌中踩出大小盆地
踩出
如此多的坎坎坷坷

到此時
別來扶我推我看我
草原足夠用來散步
只有
遙遠的星星和海子
幽語
顧盼多情的眸子
在遠方
間或閃亮

我拋擲的酒杯
被當做新发現的文物
登於昨日某報一角

我聽見
草原上所有帳房里的酸奶盆
和威遠鎮十八頓酒缸在外溢
我聽見
我的牛羊在星光下默默芻嚼
像瀚海上的吉祥草默默等待果實
每一個眼睛都是一片明凈的夜空
我聽見
落在傷口中的每一粒草籽
在徐徐抽芽在夢見一座青山

不會有一顆流星來灼傷
讓我痛叫讓我忘卻
不會有一座佛像如珠穆朗瑪

讓我也咀嚼草香和牧歌
銜一朵勝似醇酒的微笑在腮邊

茂密的草啊
我不能
走過每一片痛楚
而不碰落一滴
露珠
我不能
因為嚴寒
變成一棵

如寺院檀香木般誘人的芳香
讓你們所有的渾濁澄清到
底。讓我在痛飲一口
僅僅一口
一口
讓我永遠地
醉倒

醒來

而我再也不能飲下
杯中的月亮
端過藍湖盛滿星星

用那藍色的波
誘我醉我

還是化作整個的鹽
讓人們品嘗
千年

2017年12月18日整理舊作

時 間 的 黑 馬


馬朝前走
我向後看
風從馬耳吹來
吹落我的頭髮

落木般雕零的日子
不分季節地飄落
在死亡到來之前
時間的鐵鏈
在命運的坎坷上一直嘩嘩作響

無臉的歲月紛紛西墜
沈沉入地層化石為煤
我向黑暗伸出手去
卻摸不著光明的開關

只有母親的眼睛照亮我
在遠遠的彼岸
白髮已在青山懸掛為瀑布

這一刻之後
用馬鞭抽打自己
像火鐮敲擊燧石

點燃我,我的愛人
在嚴冬到來之際

或者用你隱秘的濕潤
(在哪一眼深井里汩汩)
將此磨硯為墨
書寫我們生命的碑文

和我騎同一匹馬的人啊
時間像馬鬃一樣會從指間流走
請緊抱我的靈魂
(還有童年的蘋果和土豆)
只是別像我一樣
回頭

2016年秋多倫多

組 詩:珠 穆 朗 瑪


-唵-

我,一個永遠無法讀懂的永遠之啓示
你們,永遠也鑄不出一座佛像如我

我,八千八百四十八次的抽搐和悲慟
你們,不要讓我看到你們一千次倒下

我,伸出了沉重的右臂和握珠的左臂
你們,將看到有兩條江河向海洋奔去

我,白雪覆蓋下五千年的悲哀
你們,像河水一樣向遠方傾訴 

-嘛-

自己葬於天空
靈魂奔走大地

把淚水交給湖泊
把記憶交給石頭
把肉體交給鷲鷹

熱血使雲彩翻滾如潮
靈魂使天空湛藍如洗

然後,用你們的眼睛
注視我的眼睛

切勿從馬背跨下
切勿在雪地僕倒
切勿在風雨如晦中祈禱
切勿在雷電如鳴中捻珠
——在讀懂我之前

當你們嗒嗒馬蹄敲響我的手掌
當你們咩咩羊群呼喚我的太陽
當你們氈篷呼呼如鼙鼓時
當你們經幡獵獵如碎雲時
——我將擁抱你們

在你們的耳輪被曬焦冒煙
在你們於風雨迷離中追趕羊群
在你們的兒女粗壯如山岡
牛糞煙嗆住孩子們的咿唔聲時
——我守護這片隨我隆起的大陸 

gutu-4

-呢-

讓狗看守你們的情慾之門
和它一起,仰望我們的星空
閉上眼睛,聽遠方
貓頭鷹在叫誰的名字

草原沉默不語
鬃毛湧為河流
馬群戛然而止
大地僵直凝固
此時,我在靜靜聆聽

請從蓋滿野獸腳印的冰面走向海洋
請把酒杯般的湖泊留在身後
請昂首走出漠野
請勿停留聽有人唱歌

你們策馬自山際而來
讓我激動讓我悲哀
感慨自我醒來的日子
呼吸呵熱了雪霧又一片冷白

騎馬正騎在世界屋脊
看腳下一片茫茫蒼蒼
濯足正浸於黃河長江
最後的污垢還於原地

太陽 月亮
星星輕輕從肩頭滑落
從這片土地跨上馬背
從這片土地揚鞭前去

-吧-

輕叩高原之月空曠的回音宏亮如羯鼓
初發之蹄踢響帶露的太陽清脆如石塊
請在這兩種聲音中尋找我的存在

桑煙氤氳在天空飄成雲的佛像
湖水湧漲在草灘畫成遠古的圖騰
請在這兩種畫面里領悟我的啓示
請記住你坦背左衽的祖先
請記住你短袖為帽的祖先

在你的祖父斷頭的峨博前無須旋轉
在我臂膀伸展的地方無須登高

我還會升高伸入你們的藍天
你們在很遠的地方便可望見我的額頭

我抵上太陽讓你們熟睡
我閉上星星讓你們早起

我讓微風撫摩你們的頭髮
我讓清泉照見你們的良知

我一片銀白
你們無須朝拜,無須再獻哈達 

GT-3

-咪-

在牛群能看見我,牛群能看見我
而你們看不見我的日子
我將崩塌

在猛犬獅子般僕倒
又獅子般人立的時候
我將崩塌

在所有紀念碑陷入地下時
我將成為眾矢之的
箭鏃烏鴉般飛來
落滿我的胸前

太陽不可能融化我而你們可以融化我
請帶著海風歸來,撩開我的眼簾
讓我用一千隻手撫摩你們
請用一千隻手撫摸我

-吽-

高舉青稞穗在你們歡樂的歌聲笛聲笑聲中
高舉初生之犢初生之羔初生之駒在你們舞蹈中

在你們馬蹄觸覺草芽生長時歌唱
在你們的大眼睛牛羊的大眼睛看見星星時歌唱

在你們的孩子成長為雄獅時歌唱
在你們的銀佩丁當作響時歌唱
在你們的衣衫飄成旌旗時歌唱

當那匹黑馬閃電般將亙古草原划破之後
嗚嗚號聲嘭嘭鼓聲嚓嚓鈸聲沉默於斯

你們黝黑面孔面對我雪白額際
因而我的河流九曲回腸
因而我的雪水汩汩作響
因而我的泉眼粼粼閃亮

我的孩子,我落拓的子孫們
我的孩子,我溫柔的牛羊們

我  你們 我們 

青 海 湖


一顆晶瑩的淚珠

將它用彈弓
從日月之山間
彈射出去

擊碎的
將是那座古老的城牆
和城裡千萬男人的心

蒸發乾涸後
它只是百分之九十五的苦難
關於戰爭、迫害和生離死別
和百分之五的甜蜜
有關愛情、牧歌
和誓言

所以
現在
就讓它像個孩童般
蹦跳吧
在河網之上

杏 兒 灣


睡覺還是大白土好
尤其是赤身裸體,或是
不再講究穿著的時候
尤其是你想有一個長長的
深深的睡眠的時候

好像太陽只屬於這裡
把整個山谷都曬得暖暖的
此時
讓我躺在父親的腳下
躺在父親的父親的腳下
順手一拽,蓋上他們的千里麥浪
這片土地曾屬於他們
包括這個叫杏兒灣的地方

而今我已沒有了一吋土地
也就沒有荒年捐賑的糧食
更沒有皇帝敕賜的匾額和墓碑
只有杏花
依然在不遠處開放
祖先的歎息像一陣風
將那些花瓣吹到我的身上

我靜靜地閱讀這山間的的春色
靜靜地躺著
等待六月杏子熟透的季節
金黃色的果實隨風颯颯落下
喚我醒來,起身
把那些杏核種到這片古老的土地

         2020年3月16日

长诗:可 可 西 里


我毫不馴服,不可解說
我在世界屋脊发出我粗野的叫聲
-沃爾特.惠特曼-

-0-

是誰如此坦蕩把胸膛挺向天空挺向太陽

一聲
蒼涼而尖銳的聲響將用以捆紮的寂靜割斷
大地徐徐展開空曠徐徐展開

然後 無聲 無息

-1-

這時
那個母親死後仍能茁壯成長的嬰兒哭了

風帶來殺戮的消息把血色疊進無人記載的歷史
一夜之間人們忘記一切只記得預卜明日的夢
草色青青狼群嬉戲馬尾微斜羊在反芻書頁

太陽曾支在兩山之間猶豫升起還是墜落
月亮也曾在這里靜臥
然後 我來到

倒下的群山和站立時一樣高大
靜靜睡著和靜靜醒著毫無區別
往日的血痕已布滿點地梅
後的回望色彩斑斕(注1) 

記憶在山的腋間沈睡為冰川
一片雪白幾乎看不出曾經哀號曾經流血
直到活著的女人把雪蓮花瓣夾在腿間
拒絕哭泣拒絕抽搐除了零星的地震
過濾淚水沈澱悲傷把太陽湖生在這里(注2) 

獻出了兒子的母親一代代走進幹燥的大地
獻出了母親的兒子喊聲沒有回音
出鞘之劍在苦鹹的西北風里銹蝕而盡
只剩下劍柄被手心的汗水浸透
在殘忍的四月暗夜一年一度夢見发芽(注3)

祖父須眉上的冰雪一直在消融
但我沒見過真正的遺容
冰柱仍在滴水仍在哺乳大地

千里之外沃野千里

gutu-13

-2-

沒有樹木沒有麥穗的世界如何讓我面對
沒有父親沒有愛人的時候我還能說什麽

 一千匹駿馬中誰是我的坐騎
一千座雪山中誰是我的兄弟

記得嗎我曾用響亮的聲音呼喚過你
但下遊的雨傘紛紛張開顫抖著擁抱在一起
而我無人擁抱不需擁抱而且蔑視擁抱
這世界早已失聰卻總在雲端之外

受傷的鹿狂奔著早已藏匿於懸崖之下
與一只尋覓午飯的狼面面相對
看著我咀嚼華夫餅幹它扭頭而去

夥計 我唯一的錯誤在於有高傲的祖先

無論在雪線之上還是雪線之下注定孤獨
無論在山頭還是在山腳只有槍聲
星星蜜蜂般卷成一團從頭頂飛過
甜蜜不屬於我讓寧靜屬於我

“但是除了太陽,一切都已沈沒”(注4) 
人群隨著海水長途跋涉遠避低谷
穿透雲層的利劍也刺穿了我
黑鷹盤旋時針盤旋而所有往事凝固
讓我撫摩巖石的冰冷和火燙
讓我昂首飲雨低頭沈思

獨立於車水馬龍之外遠離被裝訂成冊的幸福
地理書找不到我地圖冊找不到我
這語種只有我一人使用

剩下的只有聆聽
我聽見仍不平靜的歷史和即將誕生的胎音
我聽見時間的利器在時間里磨礪得如此鋒利
我聽見

淘金者的鎬頭與骨頭哢哢碰響(注5)
人們啊 當你們看見我的心
你們只驚眩於金子的閃光
而對他的來歷一無所知

他們在遠處用神話談論我

-3-

正午時分
當太陽拉開滿弓
當我第一次舒展面對自身的遼闊(注6)
地球的敏感部位似乎沒有紅暈沒有撫摸的痕跡

世界通向我的吊橋顫顫悠悠不時有木板下墜
無法目睹我的全貌
就像從被狼和雕咬噬過的殘骸堆上
想象一頭公牛

因為生於比高原還要高的地方
因而比美麗更加美麗

該用什麽丈量
用龐大的野牛還是用精巧的紅狐
我的心正如我的外形
有羚羊的草坡也有綿羊的牧場

溫馴的白唇鹿在雨夾雪中沈默
狂暴的野馬在雷鳴時用鬃毛拂滅電閃

肩上常常是微笑的雪花和哭泣的雨水
心中常常是奔走的河水和守望的湖泊
群鷗翔集使高山轉身注視

這樣的感覺讓我傷痕累累因而更為優秀
這樣的愛和這樣的恨讓我無以覆言

這就是風沙
抖動的現實吹起曾經折戟沈沙的歷史
重新將冰雹和沙礫攪拌在一起
奔走著舞動著撕打著呼號著
翻滾著向新的星球飛去

這就是飛雪
在時間之馬和空間的大氅之上飛舞
讓所有的眼睛空茫淒迷
在馬蹄與地面之間咿咿吟唱
讓所有的耳朵跌落為地衣

之後 只有順著糞跡尋找去向

gutu-8

-4-

在另一個世界被追逐的靈魂急不擇路
逃向這空曠地帶氣喘籲籲
在月亮即將落下的時候
他們的氣息才開始安定
翌日的清晨里他們洗過臉的河水
紅而又紅

來這里與我相會吧
所有的神祇所有高尚的心靈
在明凈的天空下作一次暢談

在你們被追逐的道路上遭遇了什麽
在我還沒有醒來的時候发生了什麽

草原之上翻滾於天空的雲團
那正是我靈魂的形狀
天空之下奔騰於大地的野牛群
那正是我靈魂的形狀

來這里與我相會

-5-

是誰在地球之巔如此靜穆地
承接過風暴、雨雪、麗日和幽藍的星光

如此空曠如此沈默
講一種別人不懂的語言給太陽

東南西北的地平線聯成渾圓正如我的夢界
已記不得降水記不得火山只記得隕石的降落

 所謂沙金是星星的碎片
所謂歌聲是心靈的碎片

是誰如此坦蕩地把胸膛挺向天空挺向太陽
是誰 還有誰


註釋:1996年5月12日可可西里考察途中,葉格以北80公里楚瑪爾河某地。1997年7月整理。
(1)點地梅,為高原苔蘚類植物,生於海拔4000米以上地區,其色彩、圖案十分精美。
(2)太陽湖,為可可西里眾多湖泊中的一個,在布喀達阪峰與馬蘭山之間。
(3)化用艾略特《荒原》句 。
(4)拜倫《哀希臘》句。
(5)可可西里曾經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淘金者。
(6)化用美國詩人Theodore Roethke 詩The far field中“一個人面對他自身的遼闊”句。

古土:《時間的黑馬》緣起和簡析


  –我向黑暗伸出手去,卻摸不著光明的開關-
     
我寫詩,很少去著意經營,有的連記錄都沒留下,原因之一是我重新看我自己的作品時總感隱隱心痛。因為寫的過程中是心底掏出,再看就是讓心再流一次血,讓我難過,讓我難受。這真不是一個比喻,真的有身體和心理的感受。但是,為了交流,為了學習,有時不得不再回顧寫作過程。
這首詩的寫作有一個具體的地點和具體的時間,也就是特定的寫作環境。2016年秋天的時候,我還住在Bestview Park附近,這個地方有一個很長的步行小道,一條小河,還有一片樹林。對一個寫作者來說,這已經足夠豐裕。秋天的時候,落葉紛飛,連地上都是一片金黃。讓人想起裏爾克的《秋日》。「在林蔭路上不停地徘徊,當落葉紛飛。」 有時,還能聽到落果墜地的聲音。這種聲音驚心動魄,擊中了我的某一根心弦,發出某種悲鳴。但我當時沒有太大的感覺,畢竟我是去跑步的,而不是去覓食(詩)的。但有一次,我從林間散步回來,快走到大路旁的時候,耳邊響起這麼一句:
馬向前走
我朝後看
這就是這首詩的第一句。後來就吃早餐開車上班了,沒再多想,但以後的幾天這句話還是在我耳邊迴響,讓我不得不重視,把它寫(卸)在紙上,開始認真思考這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麼。我想到了歲月、時間、失去,就是這些讓人難受的主題。
 風從馬耳吹來 
吹落我的頭髮
時間不就是這樣流走的嗎?流走的時候帶走了我們以為自己擁有的東西。只是這是一匹黑馬,此黑馬,不是dark horse,應該是black horse吧,所以我們不知不覺,童年、青春、許多美好的回憶,還有烏黑的頭髮、光潔的皮膚、矯健的身軀,都隨它遠去。能留下什麼?也許就是這樣一首詩。
「風吹馬耳」,本來是中國古人常用的一個詞彙,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就用到了:
  世人聞此皆掉頭, 
 有如東風射馬耳。
後人用「風吹馬耳」來形容某人對別人的話無動於衷,當耳旁風。這裡是反其意而用之,時間流逝,這樣一個主題,能不重視嗎?其實,李白在這首詩裏也說:「人生飄忽百年內,且須酣暢萬古情。」但我們能喝嗎?我們能醉嗎?(不能酒後駕車!)我們能做什麼?「吟詩作賦北窗裡,萬言不值一杯水。」由於篇幅的關係,我們只能分析「馬耳」這個詞。對其他的詞彙不一一這樣分析,只有留給大家慢慢體會。下面一節直接進入主題:
落木般凋零的日子 
不分季節地飄落 
在死亡到來之前 
时间的铁链 
在命運的坎坷上一直嘩嘩作響
樹木秋天落葉,而我們的日子不分季節地飄零,嘩嘩作響的不僅是飄零的聲音,還可以是某種鎖鏈在坎坷的路上移動的聲音。人生是何其短暫,又何其沉重。有時是在黑暗裡摸索,但一天天的太陽升起落下,成為一個個「無臉的日子」。所謂「無臉的日子」,忘了寫的時候是怎麼想的,估計是就是指沒有特別意義的一天,另外是指歲月的無情吧。這些都是分析的時候說的,寫的時候並沒有這樣清晰。認識到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無臉的歲月紛紛西墜 
沉入地層化石為煤 
我向黑暗伸出手去 
卻摸不著光明的開關
想像西墜的太陽,西墜的日子,沉入地層了,成為了煤。我們知道,煤是黑的,儲藏在地層的黑暗處。煤這個意象,既可以是黑暗的代表,又可以是燃燒發光的代表。讀下去,就會慢慢體會到這一點。由煤的黑引申到黑暗,黑只是一種顏色,而黑暗是一種感覺。我們自己經常處於這樣的黑暗中,「我向黑暗伸出手去,卻摸不著光明的開關。」伸出手去,是一種希望;但又不能點亮光明,是一種絕望。
在這種絕望中,我們還得活下去。在世界上,還有什麼可慰藉的呢?只有陪伴我們長大的母親的溫暖,還有我們長大以後給我們溫暖的愛人。對男性來說,這兩個女人在一生中是最重要的。下面幾節就是這些內容,就不多說了。
只有母親的眼睛照亮我 
在遠遠的彼岸 
白髮已在青山懸掛為瀑布 
這一刻之後 
  用馬鞭抽打自己 
像火鐮敲擊燧石 
點燃我,我的愛人 
在嚴冬到來之際 
或者用你隱秘的濕潤 
(在哪一眼深井裏汩汩) 
將此磨硯為墨 
書寫我們生命的碑文
結尾,「和我騎同一匹馬的人」,就不僅僅指愛人,可以說是指所有生活在這娑婆世界的人,佛教所謂的「凡夫」,有生有死,輪迴不息,只有純潔我們的靈魂,「童年的蘋果和土豆」,也許會了脫生死吧。在這之前,不要回頭去看。
大家知道,關於「回頭看」,希臘神話中奧菲斯帶他的愛妻尤莉迪絲從冥界出來,冥王叮囑他:在出來的路上,不能和他妻子說話,也不能回頭看她。結果,奧菲斯不放心妻子是否跟得上,看了一眼,結果妻子就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中了。我們活在世上,只管向前走,有時你想回頭,我們自己也會消失在無盡的的黑暗裏。
另外《聖經·舊約》也有一個類似的故事:天使告訴羅得一家離開所瑪城(當然是上帝的旨意),不要停留,也不要回頭看,但羅得的妻子沒有聽從天使的話,在回頭看的那一瞬間變成了鹽柱。在寫法上,也是跟開頭的「我朝後看」相呼應,在螺旋式上升後,回到同一個節點,算是圓滿。
時間像馬鬃一樣會從指間流走 
請緊抱我的靈魂 
(還有童年的蘋果和土豆) 
只是別像我一樣 
回頭
 

WePoetry【海外詩粹】感謝作者授權

*WePoetry【海外詩粹】古土|西部往事 The Memory of Tibet中的全部作品已由原作者古土授權,版權歸原作者古土所有。任何個人或網絡平台如欲用稿請與原作者古土老師聯繫。
*歡迎閱讀,轉載請註明出處。

*本刊所有圖片來自網絡:
  •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room/PHIL BORGES 
  • Pinterest/Tibetan landscape Photography
  • Tibet Photograph workshop 2018
  • MonoVisions Photography Awards/ Landscape of Tibet
  • Peakpx/63 Royalty Free Tibet Images 
  • Wallpaper Access/Tibet Landscape Wallpapers 
  • Wallpaper Flare/Himalayas, Monastery, Tibet HD Wallpaper 
  • photographer, Chris Taylor/Lost in Tibet
  • 感謝圖片資源共享,並向以上攝影師及其團隊致以崇高的敬意!
  • 更多詩人作品合集請點擊诗|POEMS   詩人作品專集請點擊诗人|POETS, 



WEPOETRY海外诗粹独立制作